取件要收费,就是欺负农村人

未知 逐梦天堂 2020-02-23 11:50:13 0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易米三升,题图来自:东方IC

  二次收费的成因,是快递网络系统内部的缺陷,与消费者无关,更与“农村”无关。

  按照目前发展势头,中国快递行业的目标该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快递。

  中国人有多少快递?答案是,全世界超过一半的快递都在中国。

  今年7月,国家邮政局发布《2018年度快递市场监管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快递企业业务量达到507.1亿件,平均每人36件,超过美日欧的总和。

  从2010年开始,中国快递的业务量一路开挂,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46.9%,是同期国内生产总值增速的6倍。

  网络购物与快递行业,几乎是同步野蛮生长。上述报告预计,今年快递支撑的网络购物,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占比会超过20%。

  行业向阳,必然也有阴面。与飞速增长同时发生的,还有屡禁不止的快递乱象,尤其是起步更晚、监管手短的农村快递。

  邮政局2018年战报发出来没多久,四川省消委会就公布了一份乡镇快递二次收费的调查报告。受访者中,取件时被二次收费的,占比34.2%。

  包邮?寄付?管你什么方式,只要进了农村,就得按农村快递的规矩,一手交钱,一手拿货。网购频次稍微高点的农村居民,一年光是莫名其妙的取件费,就要花上好几百。

  我们熟知的快递公司几乎团灭,其中二次收费最严重的是申通。/四川省保护消费者权益委员会

  农村广阔天地,快递大有作为

  随着网络普及和经济发展,越来越多商家将广大农村视为蓝海。市场下沉,快递下乡,2018年,快递网点乡镇覆盖率达到92.4%,收投总量已超过120亿件。

  如果120亿件都在收费,就算每件只收1元钱,都是个令人瞠目的数字。还有的快递网点,收2元、5元,甚至根据快件大小收费,10元一件的也有。

  当然,并非所有农村快递都要收钱取件。据调查,收费取件现象,主要发生在中西部农村,对二次收费的容忍程度,基本与当地经济发达程度同步。

  尽管92.2%的受访者都不认可快递二次收费,可在欠发达的农村地区,他们即使不认可,也都选择了“忍住,付钱”。

  回四川内江老家过年的叶女士,习惯性网购,拿了一次快递之后,就把还没发货的订单都取消了。“要自己跑去镇上拿,这也就罢了,还收钱。傍晚发的短信,来不及了就第二天去拿,就说超过一天了,要收钱。”

  老家的乡亲们对此习以为常。年轻人出门求学、工作,而那些留在故乡的快递用户,多半是父母长辈。

  他们可能并不清楚取件收费是不合理的,就算知道也不懂得如何投诉;而且,抬头不见低头见,那个快递网点的老板可能就是邻居熟人,碍于情面,他们也不愿抗争。

  面对违规收费,要么无意识遵从,要么一边跟子女抱怨,一边默默忍受。而那些过年过节才回一趟家的年轻人,知道不合理,也懒得折腾,甚至不敢折腾——“跟他闹,以后不收你家里老人的快递怎么办?”

  “顾客是上帝”,在农村,这条服务宗旨太好糊弄了。

  农村快递收费名目很多:这是超区件,要额外收钱;这是我们的保管费;快递从县里运回来,要收点运输费……实在懒得编的,就干脆不解释,直接叫“服务费”。

  网友晒出的取件收费通知

  比起信息多、选择多、门路多的城市用户,农村人忍耐的底线已经后退很多。

  下乡建设多年,可受限于道路、住户分布等种种因素,快递其实基本只做到了“下镇”,真正到达农村的并不多。四川省消委会的调查中,71.6%的受访者表示没有配送到家,需要自己取件。

  就连骑着单车穿梭田野的邮递员,都已经很少看见。

  “我上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都是自己去邮局拿的,没有配送上门。”家在重庆乡下的顾先生回忆,“印象很深,我妈骑车去的,她想把通知书叠起来放单车篮子里,结果用力太大,把信封里的银行卡掰弯了。”

  住户太分散,有的地方甚至找不到统一的道路或门牌标识,要求快递员挨个送货上门,难度的确不小。

  根据反馈,大部分农村快递用户对此表示理解。可惜的是,快递网点并没有与农村用户互相成全,反而不思进取,不知改革,一味仗着用户的“好脾气”,把成本转嫁出去。

  想做农村的生意,就别在农村卖弄委屈

  农村快递工作者的确不容易。企业之间价格战硝烟滚滚,寄件费争相降低,等划到网络末端的农村快递,利润所剩无几。

  网点老板拿上层决策没办法,只好找农村消费者要好处。他们所倚仗的,无非是农村信息较为闭塞而已。

  快递下乡之初,偏远小镇上往往只有一家快递站点,轻易就能形成“土霸王”局面。

  湖南岳阳乡下的张女士说,之前镇上只有一家快递网点,所有的快件都得去他家取,一块钱一个。

  “后来又有了别的快递,就不收费了。”“那之前那家还开着吗?”“开着。”

  垄断被打破之后,那些“农村快递成本高”“我们这个不赚钱”的收费理由,突然就主动不成立了。失去这笔收入,也没见倒闭。

  这也许只是个案,据部分网友爆料,在强制取消取件收费之后,老家的快递关门不做了,买东西很不方便。

  真亏本的生意,的确没人愿意做。可大部分时候,取件收费不是因为亏本,而是想占农村人敢怒不敢言的便宜,赌的就是他们豁不出去。

  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君明确表示:

  “有人可能会讲农村网络发展现在有些困难,收一点钱是合情合理的。但这个事情本身于法于理都说不过去,因为快递企业和用户形成商务合同当中,价格本身已经包括了寄递全程各个环节的成本,末端不管距离农村多远,你已经承诺了,没有理由再次向用户收费。”

  神经末梢的农村快递,成本高、利润低,这不是农村用户的错。

  让农村快递网点生存不易的,是不合理的低价竞争、快递网络铺设的短板、企业利润分配机制的缺陷,而这些成本快递公司如果不想承担,就不应该揽收这个快件。

  显然,很多快递公司的做法,都是先把单抢下来再说,农村网点收件少、派件多的问题,接单的人不关心。

  在明面上,没有快递公司愿意给农村快递加价,因为低价是显著的竞争力;背地里,却以“鞭长莫及”或者“监管不到”等理由,放任农村网点二次收费乱象的发生。

  不等到被约谈、被点名,谁都不愿意主动收拾烂摊子。既要抢占农村市场,又不想多花人力物力,指望消费者出血补贴,哪有这么便宜的生意?

  一个行业蓬勃发展,竞争者只会越来越多,消费者只会越来越聪明,不主动改革的,终将被倒逼改革。

  “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

  去年,快递企业日均服务人次高达2.8亿,算下来相当于去年每天每5个中国人就有一个在使用快递。

  快递依赖从东部向中西部迅速蔓延,业务量和业务收入均涨势喜人。农村快递市场不如城镇饱和,而这也意味着耕耘空间更大。

  综艺节目《向往的生活》中,常常出现嘉宾去村委处取快递的情节。目前,去镇上的网点自取,或是在村里的公共场所自取,仍然是农村快件投递的主要方式。

  浙江农村,村里的快件统一放在村委处。/《向往的生活》

  邮政局预估,今年我国的快递业务量还能比去年再涨100亿,人均达到43件;按照规划目标,到2022年,快递服务将实现乡乡有网点、村村通快递,做到真正的“快递下乡”。

  如今,农村人对快递的依赖,并不比城市居民弱多少。保质期只有十天的月饼,可以迅速送到没出过省的长辈手中;刚拔出地的土特产,也可以带着泥送到孩子们的厨房中。

  对农村用户和他们身在他乡的亲人而言,如果电话、视频的发展带来了看得见的精神联系,快递通达,则是一条摸得着的亲密纽带。

  在山区偏远地区,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就是快递员。/《那山那人那狗》

  商家赚钱,用户开心,这本是皆大欢喜的一件事。可是,地址一换成农村,商家觉得“不够赚”,用户被逼得“不开心”。

  快递网点叫苦连天,快递企业以罚代管;快递用户投诉不断……在二次收费的困局中,没有哪一方能真正成为赢家,其中最委屈的,从来不是企业高层或末端运营者,而是为商家的贪婪和敷衍买单的农村用户。

  快递二次收费问题的治理,刘君称之为“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说到底,二次收费的成因,是快递网络系统内部的缺陷,与消费者无关,更与“农村”无关。

  参考文献

  《507亿件 中国包裹快递总量超欧美等发达经济体总和》央广网,201909

  《快递取件二次收费违法!申通、中通、圆通、韵达被约谈》中国消费者报,201908

  《“何时能不交这三五元?”——农村快递末端违规收费问题调查》新华网,201908

  《取件费每件3到10元!快递公司:农村地区管不了》中国消费者报,201908

  《2018年快递市场监管报告》国家邮政局网站,201907

  《四川省乡镇快递取件二次收费社会监督调查报告》四川省保护消费者权益委员会,201907

  《<关于推进邮政业服务乡村振兴的意见>专题新闻发布会实录》国家邮政局网站,201905

  《消除农村快递“最后一公里”堵点》经济日报,201905

  《整顿农村快递“二次收费”不能一刀切》国际金融报,201908

  《农村快递止步于镇,出路何在?》双壹咨询,201703

  《“快递”走一半歇了 借口竟是“超区件”》和讯网,201506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易米三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