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重工股票二十年民间操盘手 见证A股“野蛮生长”

  • A+
所属分类:股票资讯
摘要

(央视财经《交易时间》)今天的投资者说我们讲述的是一位资深投资者的故事。他入市至今已经快30年了,在上世纪90年代曾替一个民间投资集团操盘,后来又经历了公司破产、财富打回原点的挫折,一番大起大落之后他回归了价值投资。他的投资经历是怎样的

(央视财经《交易时间》)今天的投资者说我们讲述的是一位资深投资者的故事。他入市至今已经快30年了,在上世纪90年代曾替一个民间投资集团操盘,后来又经历了公司破产、财富打回原点的挫折,一番大起大落之后他回归了价值投资。他的投资经历是怎样的一个转变过程,来听听他的讲述。

许劲松是上海的一家私募基金的经理,是一个在A股市场上摸爬滚打近30年的老投资者。和其他的很多投资者不同,许劲松在20年前曾替庄家操过盘,有过一段特殊的坐庄经历。

上海骐邦投资董事长 许劲松:90年代初,三一重工股票许劲松作为当时的湖南省证券公司,也就是现在的方正证券最早的一批从业人员,见证了A股市场的“野蛮生长时期”。那个时候,不少民间资本组建起各种投资集团,在A股市场上轮流坐庄。有名气的比如德隆系、鸿仪系等财团,他们手中掌握着大量资金,通过炒高股价在高位派发来获利。当时市场中也流行“与庄共舞”,只要有传闻某个庄家进驻了某只股票,这只股票的股价就能立刻飙升。许劲松在湖南证券没工作多久,也被类似德隆系的一家民间资本集团挖走,成为了一名操盘手。

三一重工股票二十年民间操盘手 见证A股“野蛮生长”

上海骐邦投资董事长 许劲松:就像我们当时公司也有两三千万左右的资金,我们会去市场上到处打听,哪些股票会有什么题材,当时都属于这样的做法。都是一次重仓一个票,都是这样做的。当时买了一个股票,就从电力股里挑了一个股票叫做漳泽电力。这个股票当时的价格大概只有10元左右,我们买了以后留了接近4个月左右它就翻了一倍,那时候我们就把它全部卖出了。

当时,市场上的大小庄家基本上都在用同样的套路圈钱。像这样用大资金炒作一只股的做法让许劲松所在的民间资本迅速做大,直到2000年左右,二级市场的炒作对他们来说已经无法满足胃口,于是开始收购上市公司,准备一二级市场一同发展。

上海骐邦投资董事长 许劲松:我们就进行了比较大规模的快速扩张,那么扩张比较典型的做法就是收购公司。湖南省的上市公司我们差不多有一半都收购了,我们都是第一大股东。像酒鬼酒这样的大型公司,我们都是第一大股东。

然而,许劲松背后的庄家因扩张步伐太快,收购来的上市公司不但没能消化,反而因经营不善拖了后腿。他们不得不把手中股票抛掉给上市公司输血,但重仓一只股的做法导致他们在减仓时很快就陷入越减越跌的死循环,不可持续。很快这家民间投资集团的资金链断裂,公司破产了。许劲松说当时不光是他们,像德隆系这样的知名财团,同样也收购上市公司,最终也是被收购来的公司拖垮的。比如德隆系旗下的老三股湘火炬、新疆屯河和合金投资,庄家收购完了之后还不得不去花巨资粉饰他们的报表,最终成了压垮自身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海骐邦三一重工股票投资董事长 许劲松:当时我们第一批大的民营资本集团几乎都全军覆没。公司从小做到大,我们也不会想到这么大一个集团公司,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出现资金链的断裂,然后公司当时实际上就等于是垮掉了。

东山再起转向价值投资

许劲松原来所在的投资集团破产之后,他又做了哪些事情呢?又是怎样成为了一个价值投资者呢?继续来听他的讲述:

上海骐邦投资董事长 许劲松:许劲松参与坐庄这一段生涯结束后,他一直反思着其中的教训,同时寻找东山再起的新路径。他说在2004年左右,价值投资理念开始在A股市场上兴起,有一批投资者开始践行价值投资的方法。随着阅读和学习的逐渐深入,许劲松渐渐感受到价值投资背后的真谛,最终选择走这一条道路。

三一重工股票二十年民间操盘手 见证A股“野蛮生长”

上海骐邦投资董事长 许劲松:最开始触动我的,就是我到处去找投资类的书,我就找到了巴菲特和彼得林奇的书。把他们每一个论述、每一个细节,都仔细进行了研究。我们之前的话刚刚也是说到,不管多少资金全部做一个股票。像彼得林奇,他是尽量地分散,多的时候他做了几百只、上千只股票。

许劲松说,彼得林奇用这套方法能将他的麦哲伦基金从亏损做到全美最大,他相信在A股中同样也能行得通。在2005年左右,许劲松开始践行彼得林奇的方法,也曾持有过贵州茅台,同仁堂之类的股票。

上海骐邦投资董事长 许劲松:像贵州茅台,同仁堂这一类的股票,都是我们看作是珍宝一样公司。持有更久一些的股票叫做中新药业,就是生产速效救心丸的公司。大概在2008年左右发现的中新药业,当时它还是一个ST股票,这个股票因为前一届管理层各方面原因造成业绩亏损,当时换了一批管理人员。因为前面的亏损,造成了这个公司非常便宜的价格。我记得当时买的时候大约只有8元左右。后来大概做到了5倍左右的时候,我就把它卖掉了。卖掉以后我不是不持有这个股票了,而是因为它在香港(新加坡)有S股,就是中新药业在新加坡有S股,这个S股跟国内的股票是同股同权,但是价格只有国内的不到三分之一。我就把国内的大概是20多元钱的高点我把它都卖了,换到新加坡去买了S股。

三一重工股票二十年民间操盘手 见证A股“野蛮生长”

2006年那一波牛市中,许劲松手中的不少股票都翻了好几倍,这让他找回了过去的感觉。不过三一重工股票他并没有在顶点减仓,而是一直保持着七成左右的仓位。他坦白说,有段时间他甚至都没有收益。

上海骐邦投资董事长 许劲松:2010年到2012年三年时间,(我)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收益。因为我在那三年时间里面仓位也比较重,就不管你怎么去调仓配置,那么它也只是盈利抵消了下跌。像这样的做法,在大盘盘整的过程中,它总是不会有明显的收益的。但是好处就是,只要大盘出现一波中级行情,你就肯定不会错过。

寻找被市场错杀的价值股

许劲松既做过市场投机的操盘手,后来又信奉了价值投资,他对这两种投资方法有什么样的评价呢?对投资者有什么建议呢?来听听他的观点。

上海骐邦投资董事长 许劲松:像彼得林奇他就是著名的死多头,当时别人都是这么说他的。因为他不断通过仓位调配来回避风险,甚至明白地说,我们根本不必要去回避大盘的下跌风险。这里面可能很多人都不会理解这样的思路,但实际上我按照这个方法做了十多年,我认为这个思路从实践和理论它都是非常好的一个做法。

许劲松说,相较于他的投机阶段,价值投资这段经历给他的回报不菲,而且风险也远小于重仓一只股的做法,这是他通过十多年的实践得出来的结论。他说,A股市场短期波动巨大,利用市场波动可以找到不少被错杀的股票。不过他认为,最近这段三一重工股票时间贵州茅台、老板电器等少数白马股集中上涨,甚至成了人人追捧的市场热点,在这种情况下盲目追涨并不可取。

三一重工股票二十年民间操盘手 见证A股“野蛮生长”

上海骐邦投资董事长 许劲松:包括很多公募基金,这些机构的基金经理,大资金,包括保险资金,他们都大批量地买入了价值股,这样的话价值类的股票就再也没有出现低估的可能性了。

在许劲松看来,价值投资需要发掘机会,低买高卖,但这需要投资者有很高的专业素养,一般人难以做到。他觉得不论用什么方法,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关键是学会向自己的错误学习。

三一重工股票二十年民间操盘手 见证A股“野蛮生长”

上海骐邦投资董事长 许劲松:如果哪一段时间亏了钱,或者是两三年都没有能够赚钱,就会引发我非常深刻的思考。我会找出亏钱的原因,不赚钱的原因在哪里。市场是不是有一些变化的因素,自己没有盈利肯定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你不断地总结你的错误,包括每一笔交易,每一只股票的选择,后来亏钱的。这都是你最好的老师。

编后:我们采访过的很多价值投资者过去都有过看技术指标操盘的经历,许劲松也是如此,他向价值投资者转变的过程,是他在股市投资各个阶段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后最终选择的一条道路。他说错误是投资者最好的老师,的确,很多投资者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投资方法之前,是要为不停地试错付出一定的代价,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的节目能够让更多的人通过吸取别人的教训,少走一些弯路,多获得一些收益。

《投资者说》播出时间:央视财经频道 每周三、四、五下午14:10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